<span id="gchtb"><u id="gchtb"><rp id="gchtb"></rp></u></span>
    <s id="gchtb"><sub id="gchtb"></sub></s>
    1. <label id="gchtb"></label>

    2. <span id="gchtb"><output id="gchtb"></output></span>
    3. <button id="gchtb"><mark id="gchtb"><address id="gchtb"></address></mark></button>

      雅虎終被時(shí)代淘汰,下一個(gè)浪潮是連接與超級智能

      2016.08.01 09:19

      雅虎終于被出售了!

      雅虎對于上世紀90年代開(kāi)始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沖浪的網(wǎng)民來(lái)講并不陌生,曾幾何時(shí),它就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代名詞。這家曾經(jīng)的全球最大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,在2001年初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泡沫達到高潮時(shí),一度市值高達1200億美元左右。今天它在虧損了一段時(shí)間后,在投資人的壓力下,不得不將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賣(mài)給電信業(yè)巨頭Verizon,只賣(mài)了區區48億美元。

      雖然我很多年前在《浪潮之巔?第一版》中介紹雅虎時(shí)就講,它作為一家獨立運營(yíng)的公司可能會(huì )在不久的將來(lái)不復存在,但是當這一天真的到來(lái)時(shí),作為一個(gè)使用雅虎二十多年的老用戶(hù),我仍不免有不少感慨。

      雅虎賣(mài)便宜了嗎?

      在評述雅虎被收購事件之前,我們必須先更正很多媒體和讀者一個(gè)錯誤的認識,那就是雅虎被賤賣(mài)了,或者說(shuō)雅虎這幾年因為業(yè)務(wù)江河日下錯過(guò)最好的出售時(shí)機(2006年微軟曾經(jīng)出價(jià)446億美元收購雅虎)。這個(gè)錯誤的認識,或許來(lái)自于媒體標題黨有意的誤導,或許來(lái)自一些人的無(wú)知。

     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,雅虎這次出售的只是它的主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加上相應的不動(dòng)產(chǎn)(辦公樓),而不是全部資產(chǎn)。一個(gè)大公司的資產(chǎn)通常包括這樣幾個(gè)部分:

      • 凈現金資產(chǎn)(現金+顧客應付款-債務(wù)+抵稅額度)
      • 所經(jīng)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的價(jià)值
      • 投資資產(chǎn)的價(jià)值
      • 不動(dòng)產(chǎn)
      • 品牌、知識產(chǎn)權等無(wú)形資產(chǎn)

      一般來(lái)講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主要的價(jià)值體現在所經(jīng)營(yíng)業(yè)務(wù)的價(jià)值和無(wú)形的資產(chǎn)上。但是雅虎情況有所不同,它目前有近400億美元(按照2016年7月份的股價(jià)計算,大約為390億美元)的投資(主要是阿里巴巴和單獨上市的雅虎日本)和50億美元的凈現金資產(chǎn),這些構成了雅虎資產(chǎn)的大頭。

      另外,它的專(zhuān)利也會(huì )是相當值錢(qián)的,根據微軟購買(mǎi)加拿大北電公司和Google購買(mǎi)摩托羅拉專(zhuān)利的價(jià)格,這部分資產(chǎn)的價(jià)值至少在10億美元以上。

      如果再加上這次以48億美元賣(mài)給Verizon的業(yè)務(wù)和房地產(chǎn),算下來(lái)今天的雅虎還值500億美元左右,遠不是很多人想象的“不到50億美元”,甚至也比當年微軟開(kāi)出的446億美元(收購雅虎全部資產(chǎn))高出了許多。

      如果再考慮到上次微軟收購失敗之后,雅虎的干將陸奇離開(kāi)公司到了微軟,并隨之帶走了大批雅虎精英的話(huà),雅虎今天能交出的這份答卷已經(jīng)相當不錯了。

      當然,如果拿2001年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泡沫時(shí)1200億美元峰值的標準來(lái)衡量,今天雅虎的市值確實(shí)被腰斬了。不過(guò),雅虎已經(jīng)是那個(gè)時(shí)代全球諸多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中表現最好,壽命最長(cháng)的公司之一了。

      和雅虎同時(shí)代的網(wǎng)景公司早已不存在,市值曾經(jīng)也超過(guò)千億美元的美國在線(xiàn)(AOL)最后在賣(mài)給Verizon時(shí),(全部資產(chǎn))只賣(mài)了40多億美元,長(cháng)期在微軟羽翼下保護的MSN從來(lái)就沒(méi)有盈利過(guò),而且今天更是無(wú)人使用了。

      在雅虎之后,中國誕生了一批類(lèi)似雅虎的公司,具有代表性的是新浪、網(wǎng)易和搜狐三大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。今天它們在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影響力也是不斷在走下坡路,除了網(wǎng)易因為游戲做得好盈利比較可觀(guān),另外兩家一直在微利和虧損的邊緣徘徊。

      不僅那個(gè)時(shí)代誕生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今天境況不太妙,就是站在那一次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泡沫風(fēng)口高飛的其他IT公司,境況比雅虎好的也不多。

      今天,相比2000年的高點(diǎn),思科公司的市值下跌了70%以上,英特爾公司的跌幅也是如此,太陽(yáng)被收購時(shí)跌掉了90%,而曾經(jīng)得益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基礎建設發(fā)展的電信設備公司,如果北電、朗訊等早已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了。

      因此,雅虎獲得今天的這個(gè)結局,雖然有它自身的問(wèn)題,但更重要的是,屬于它的時(shí)代一去不復返了,或者說(shuō)那一撥浪潮過(guò)去了。

      從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到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

      雅虎誕生的時(shí)代(1994年)我們今天把它稱(chēng)為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的時(shí)代。那時(shí),整個(g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幾乎是一片空白,因此利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做任何事情都有機會(huì )。同時(shí),也正因為是一片空白,任何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必須做所有的事情,這就是那個(gè)時(shí)代的特點(diǎn)。

      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時(shí)代,一個(gè)網(wǎng)站(或者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)想要獲得用戶(hù)以及從流量而來(lái)的廣告收入,就必須自己做內容,自己構建IT服務(wù),自己想方設法地傳播,同時(shí)還需要自己尋找廣告客戶(hù)。因此,那個(gè)時(shí)代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都有一個(gè)共同的特點(diǎn):既是媒體公司、又是IT公司、既是通信公司、又是廣告公司。

      今天回過(guò)頭來(lái)看,這些被稱(chēng)為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的公司其實(shí)自己的定位相當不清晰。它們的業(yè)務(wù)有些甚至是互相矛盾的,隨之也導致了相應部門(mén)之間的矛盾和公司管理層之間的矛盾。

      新浪公司在早期就將創(chuàng )始人王志東等人“趕走”,實(shí)際上就反映出它是將自己在定位成媒體公司還是科技公司上的矛盾。這種定位不清晰,可以講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公司的天生缺陷。相比其他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的公司,雅虎可以講是做得最好的,這也是它成為了那個(gè)時(shí)代代名詞的原因。

      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時(shí)代的另一個(gè)特點(diǎn)是,凡是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多少沾點(diǎn)邊的業(yè)務(wù),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都想做,因此那些大型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的產(chǎn)品線(xiàn)長(cháng)得不得了。

      雅虎曾經(jīng)擁有新聞(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)、財經(jīng)、郵箱、酒店機票、電子商務(wù)、搜索、視頻、招聘、即時(shí)通訊等非常長(cháng)的產(chǎn)品線(xiàn),產(chǎn)品數量多到了用戶(hù)必須先用搜索引擎搜一下雅虎的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,然后才知道該用哪一個(gè)的地步。

      類(lèi)似地,早期的騰訊也具有同樣的特點(diǎn),以至于整個(gè)行業(yè)都覺(jué)得它的觸角伸得太長(cháng)了。由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早起各種業(yè)務(wù)有很多空白的地盤(pán),因此那種野蠻圈地、粗獷式發(fā)展所潛在的問(wèn)題暫時(shí)被高速發(fā)展的表面繁榮所掩蓋了。

      但是,信息時(shí)代不再是一個(gè)打造航空母艦,把一個(gè)企業(yè)做大做強,形成19世紀末那種企業(yè)聯(lián)合體的時(shí)代。這個(gè)時(shí)代強調分工,強調發(fā)揮特長(cháng),把一件事情做好做精。

      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泡沫破碎之后,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漸漸進(jìn)入了2.0時(shí)代,這個(gè)時(shí)代的本質(zhì)特征用媒體行業(yè)的一個(gè)術(shù)語(yǔ)來(lái)表達就是“制播分離”,也就是說(shuō)制作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內容的(人和公司),與提供互聯(lián)網(wǎng)服務(wù)的(平臺公司)分開(kāi),前者集中精力把內容做好,后者把服務(wù)做好。

      今天全球最大的兩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Google和Facebook,其實(shí)并不擁有什么內容,它們實(shí)際上只是分發(fā)內容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服務(wù)的渠道而已。Facebook之所以成功,并非僅僅是作為一個(gè)社交網(wǎng)絡(luò )——社交網(wǎng)絡(luò )早就有了,而是作為一個(g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2.0的平臺,一個(gè)用戶(hù)和軟件從業(yè)人員可以自由發(fā)放自己內容和軟件的平臺。

      通常,一個(gè)時(shí)代會(huì )造就屬于自己這個(gè)時(shí)代的公司,而不是繼續成就上一個(gè)時(shí)代的公司,這一點(diǎn)在《浪潮之巔》的基因決定論中已經(jīng)有很多講述,這里就不再贅述了。

      到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2.0時(shí)代,第一代的公司大多落伍了,就連Google雖然在很早就時(shí)收購了Blogger和YouTube這樣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2.0公司,依然一度被更為徹底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2.0公司擠壓得非常難受。

      而騰訊也是在那個(gè)轉型時(shí)代危機四伏,它和360以及新浪微博的劇烈競爭都發(fā)生在那個(gè)時(shí)期。并非上一代公司做得不好,而是時(shí)代自然選擇的結果。

      Google和騰訊的第二次騰飛是幸運地趕上了新的一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浪潮,即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或者說(shuō)互聯(lián)網(wǎng)3.0。

      擁有安卓操作系統的Google,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,以至于它在和Facebook的競爭中重現獲得了優(yōu)勢,而Facebook則通過(guò)收購Instagram和Whatsapp(可以看成微信的國際版)等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,算是趕上了這一次3.0時(shí)代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浪潮。

      類(lèi)似地,騰訊公司遠遠甩開(kāi)和其他游戲公司(騰訊的主要收入來(lái)自于游戲)差距,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微信這一款產(chǎn)品。2014年,當Facebook以200億美元左右的高價(jià)收購一家僅有百人的Whatsapp公司時(shí),大家都驚呼這個(gè)價(jià)錢(qián)是否太高了。

      但是,要知道如果騰訊沒(méi)有了微信,它今天2200億美元的市值至少會(huì )被腰斬,也就是說(shuō),Whatsapp比微信便宜得多。Facebook必須付出這個(gè)價(jià)錢(qián),這是它需要向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繳納的入場(chǎng)費。類(lèi)似地,阿里巴巴在外界普遍不看好時(shí)要堅持做自己的手機,也是因為它需要支付新時(shí)代的入場(chǎng)費。

      在短短的20多年間,互聯(lián)網(wǎng)以突飛猛進(jìn)的速度發(fā)展,以至于20多年前最大膽的預言家都沒(méi)有想象出今天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繁榮。在這樣也個(gè)飛速發(fā)展的年代,會(huì )不斷成就新的偉大的公司,也會(huì )宣布那些曾經(jīng)偉大的公司被淘汰了。

      像Google或者騰訊那樣,幾乎錯過(guò)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2.0時(shí)代之后,還能在3.0時(shí)代再次趕上來(lái)的,可以說(shuō)是奇跡,這里面運氣的成份要遠遠大于所謂管理者的水平。而雅虎則沒(méi)有Google和騰訊的運氣,它是被時(shí)代淘汰了,因此它得到今天這個(gè)結局在很大程度上是歷史的必然。

      資本之惡

     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些雅虎的失策之處,以便在今后吸取什么教訓的話(huà),那么它一開(kāi)始在基因上就出現了問(wèn)題,而這個(gè)惡果在后來(lái)漸漸顯現出來(lái)了。

      每一個(gè)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,這個(gè)基因很難改變,而公司的命運又和它的基因有很大的關(guān)系。比如服務(wù)于大型企業(yè)的IBM公司,很難做好個(gè)人電腦這種面對消費者的產(chǎn)品,傳統的軟件公司微軟,很難做好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服務(wù)。因此IBM錯過(guò)了引領(lǐng)個(gè)人電腦時(shí)代的機會(huì ),微軟錯過(guò)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的機會(huì ),這毫不奇怪。

      而一個(gè)公司的基因,在很大程度上來(lái)源于創(chuàng )始人。Google和百度的創(chuàng )始人都是工程師出身,因此這兩家公司發(fā)展成了以技術(shù)為主導的公司;騰訊和Facebook的創(chuàng )始人從本質(zhì)上講是產(chǎn)品經(jīng)理,因此這兩家公司注重產(chǎn)品體驗;亞馬遜和阿里巴巴的創(chuàng )始人是商人,因此這兩家公司是以商業(yè)驅動(dòng)。

      我們很難說(shuō),注重工程,注重產(chǎn)品和注重商業(yè)哪一個(gè)特點(diǎn)更好,但是有特點(diǎn)總比沒(méi)有特點(diǎn)好,因為在公司困難的時(shí)候,它能夠想方設法把自己的特長(cháng)發(fā)揮到極限,把全部的力量聚焦在一個(gè)點(diǎn)上突破困境。

      如果一家公司創(chuàng )始人比較弱,或者說(shuō)缺乏一個(gè)堅定的理念,那么他們對公司基因的影響力就比較小,而且公司會(huì )顯得沒(méi)有特點(diǎn),很不幸的是,雅虎的創(chuàng )始人本身沒(méi)有明顯的特點(diǎn),導致了雅虎就是這樣一個(gè)沒(méi)有特點(diǎn)的公司。

      應該講作為斯坦福的博士生,雅虎的楊致遠和菲洛還是重視技術(shù)的,菲洛自己甚至一直作為他們系統管理員的第一替補,但是相比Google,雅虎算不上一個(gè)好的技術(shù)公司,因為它并不相信技術(shù)做到極致可以完全取代人,而Google相信這一點(diǎn)。

      雅虎對產(chǎn)品的體驗非常在意,它比Google更加迎合用戶(hù),但是它并不像蘋(píng)果那樣知道如何引領(lǐng)用戶(hù)。

      在商業(yè)上,楊致遠天才地發(fā)現了廣告這種適用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商業(yè)模式,但是他和菲洛都不是好商人。

      楊致遠和菲洛很清楚自己的不足之處,因此他們采用了教科書(shū)里(和現在媒體上)一直贊譽(yù)的做法——引進(jìn)職業(yè)經(jīng)理人。早在雅虎上市之前(1995年),它就引入了第一位CEO(Tim Koogle),而楊致遠則成為了雅虎的首領(lǐng)(Chief,有的地方稱(chēng)他為酋長(cháng)),菲洛則專(zhuān)注工程細節,因此雅虎的基因在開(kāi)始就沒(méi)有很好地形成。

      在引入職業(yè)經(jīng)理人做CEO的同時(shí),雅虎在很大程度上就已經(jīng)被資本控制了。最初控制雅虎的是像孫正義這樣的風(fēng)險投資人,好在這些人不太干涉雅虎的業(yè)務(wù),但是上市之后,追求快速利潤的華爾街資本逐漸控制了雅虎,那么雅虎就逐漸變成了將目光放在下一年財報上的公司。

      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泡沫破碎之前,虛假的繁榮掩蓋了雅虎的問(wèn)題,但是到了2001年美國經(jīng)濟下行,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泡沫破碎之后,雅虎的問(wèn)題就開(kāi)始顯現。

      這期間來(lái)自華爾街的CFO德克爾(Susan Decker)通過(guò)她所擅長(cháng)的成本控制方法幫助雅虎扭虧為盈,但是德克爾缺乏技術(shù)經(jīng)驗的問(wèn)題使得雅虎無(wú)法準確把控未來(lái)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。

      德克爾甚至不看好Google的未來(lái),以低于Google上市價(jià)的低價(jià)私下里賣(mài)掉了所持有的大量Google股份(這部分股份入股如果持有至今,價(jià)值超過(guò)它向Verizon出售業(yè)務(wù)和房地產(chǎn)的總價(jià))。

      而同時(shí),來(lái)自傳統媒體的新CEO塞謬爾雖然有心致力于打造一個(gè)技術(shù)公司,但因為不懂技術(shù)又缺乏這個(gè)能力,因此,在Google 上市之后的兩年里,他一直靠逐漸出售Google的股票維持表面上還說(shuō)的過(guò)去對財務(wù)報表,直到能出售的Google股票告罄。

      在這期間,楊致遠和菲洛所擁有的股票數量已經(jīng)占到了雅虎的10%以下,因此他們在雅虎的作用僅限于了精神領(lǐng)袖。值得一提的是,幸好當時(shí)楊致遠做了一個(gè)非常正確的決定,以雅虎中國的資產(chǎn)加上十億美元的現金從軟銀集團孫正義的手中收購了阿里巴巴40%多的股份。

      華爾街雖然能夠靠資本控制著(zhù)雅虎,但卻不能給雅虎指引方向?;ヂ?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不同于傳統工業(yè),發(fā)展比較緩慢,可以任命一個(gè)職業(yè)經(jīng)理人守著(zhù)現有的生意。在急劇變化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產(chǎn)業(yè),只有在這個(gè)行業(yè)里一直打拼的老兵,才有可能把握它發(fā)展的脈絡(luò ),而雅虎的管理者塞謬爾和德克爾都不具備這個(gè)能力。

      當一個(gè)企業(yè)的盈利不再能快速增長(cháng)時(shí),華爾街(和其它資本方)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換CEO,這中間時(shí)不時(shí)地出現像伊坎(Ichin)這樣投資人動(dòng)不動(dòng)就跳出來(lái)要罷免董事會(huì )的事件。

      于是從2007年-2012年6年間,雅虎前后經(jīng)歷了6任CEO,也正是因為看到了華爾街給雅虎造成的混亂,我在那個(gè)時(shí)期才敢大膽預言雅虎作為獨立公司的日子不長(cháng)了。

      接下來(lái)在2012年,新銳的梅耶爾接管了雅虎,作為工作狂的梅耶爾以身作則,一度給這家死氣沉沉的公司帶來(lái)了新氣象。而華爾街也一度給予她扭轉乾坤的時(shí)間,但是在一個(gè)缺乏靈魂,被資本左右的公司里,任何人都很難扭轉乾坤。

      從投資人到角度看,在雅虎的業(yè)務(wù)還能賣(mài)點(diǎn)錢(qián)的時(shí)候將它變現,最符合他們的利益,這樣無(wú)可指摘。

      可以講,雅虎從誕生的第一天起就不缺錢(qián),直到今天它的賬上還有的是現金,更不要說(shuō)大量可以變現的其他公司的股票了。但很多時(shí)候光有錢(qián)是辦不成事情的,畢竟事情是需要人來(lái)做的。

      因此如果一定要評斷一下在成就事業(yè)時(shí),錢(qián)和人誰(shuí)更重要,至少雅虎的教訓告訴我們,人最重要,而錢(qián)不僅是次要的,而且有時(shí)會(huì )幫倒忙。

      連接的時(shí)代、智能的時(shí)代

      雖然歷史不能假設,但總有人會(huì )想,如果讓雅虎重新走一遍,它是否能夠不再錯失一次又一次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發(fā)展機會(huì )?事實(shí)上這是非常困難的。

      應該講,雅虎在戰術(shù)層面并沒(méi)有太多的失誤,它的很多抉擇在當時(shí)看來(lái)都是正確的,雖然在今天我們把它們稱(chēng)為失誤。在那個(gè)什么都需要做,什么都可以做,而又不缺乏資金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階段,選擇這種到處圈地、到處撒種、四處開(kāi)花的策略顯然是合理的,而如果像Google那樣只專(zhuān)注于一項技術(shù)反而顯得不合理。

      Google之所以選擇把搜索做精做好,除了佩琦和布林能夠對錢(qián)財看得比較輕,能耐得住性子做一件事以外,客觀(guān)條件也促成他們只能這么做。Google在第一次正式融資(A輪)之后,互聯(lián)網(wǎng)泡沫就破碎了,它再也融不到錢(qián)了,好不容易融到的2000萬(wàn)美元得省著(zhù)花,因此只能做好一件事。

      到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2.0時(shí)代,雅虎作為當時(shí)全世界最大的網(wǎng)絡(luò )媒體,有著(zhù)最多的展現廣告收入公司,如果讓它搞制播分離,走互聯(lián)網(wǎng)2.0的道路,無(wú)異于壯士斷腕,誰(shuí)在CEO的任上都不會(huì )去做這個(gè)決定。

      到了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,梅耶爾是想引導雅虎轉型,但陸奇等工程精英悉數離去,這時(shí)已經(jīng)是巧婦難為無(wú)米之炊了。當我們回顧一段歷史時(shí)經(jīng)常發(fā)現,若將自己放到當時(shí)的歷史環(huán)境中,就能理解當時(shí)的人所做的那些事后看似錯誤的決定,其實(shí)完全是不得已,換了我們也會(huì )這樣做的,這似乎就是歷史的必然性。

      技術(shù)總是要不斷往前進(jìn)的,任何人和公司都不可能靠守著(zhù)一種技術(shù)而永遠立于不敗之地,站在浪潮之巔,遠比固守現有的地盤(pán)更重要。以雅虎所代表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時(shí)代早已過(guò)去,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也已漸近頂點(diǎn),大家不禁會(huì )問(wèn)接下來(lái)的浪潮是會(huì )什么?我們人類(lèi)正在進(jìn)入一個(gè)全面連接的時(shí)代和超級智能的時(shí)代。

      從雅虎時(shí)代那種機器和機器的聯(lián)網(wǎng)(互聯(lián)網(wǎng)1.0),到今天人和人的聯(lián)網(wǎng)(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),再到今后萬(wàn)物之間的聯(lián)網(wǎng)(IoT),我們越來(lái)越發(fā)現連接比擁有更重要。我們今天常說(shuō)的O2O,共享經(jīng)濟,就是以此為前提的。

      Google和Facebook,不擁有多少內容,卻能成為最大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,淘寶不擁有商品和物流,卻能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商場(chǎng),滴滴和Uber不擁有一輛汽車(chē),卻是世界上最大的出租公司,它們所具有的共同特點(diǎn)就是連接,既包括人與人的連接,也包括人與物,以及在未來(lái)物與物的連接。

      連接會(huì )產(chǎn)生大數據,數據的處理需要智能,而這個(gè)智能遠非人類(lèi)每一個(gè)人的智能就夠用的,它需要超級的、機器的智能,這將是我們人類(lèi)智能的延伸。在未來(lái),我們的社會(huì )將是一個(gè)全面智能化的社會(huì ),我們將獲得無(wú)限的機會(huì ),同時(shí)也將迎接空前的挑戰。

      死亡是一個(gè)公司對社會(huì )最后一次貢獻

      從雅虎的興衰我們可以看到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跌宕起伏的發(fā)展歷程,也能夠體會(huì )在信息時(shí)代其實(shí)很難追求辦一個(gè)基業(yè)長(cháng)青的百年老店,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量把握每一次技術(shù)大潮。

      對于任何公司來(lái)講,它都屬于一個(gè)時(shí)代,當一個(gè)時(shí)代過(guò)去了,它的歷史使命就已經(jīng)完成了,因此它的終結并非是一件壞事,只有這樣才可以釋放出資源投入到更重要的產(chǎn)業(yè)中去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講,死亡是一個(gè)公司對社會(huì )最后一次貢獻。

      0 0 0

      東方智慧,投資美學(xué)!

      我要投稿

      申明:本文為作者投稿或轉載,在概念股網(wǎng) http://www.jmsbw.com/ 上發(fā)表,為其獨立觀(guān)點(diǎn)。不代表本網(wǎng)立場(chǎng),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,亦不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,投資決策請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。

      < more >

    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-9
      暫無(wú)相關(guān)概念股
      暫無(wú)相關(guān)概念股
      go top 亚洲综合视频一区,欧美日本不卡,欧美日本免费,欧美另类日韩